中安在线 安徽好人馆系列报道
宣城孟玉兰十六年如一日照顾瘫痪丈夫

  沿着郎川河河堤一路走过,夹杂在河堤两边新建的楼房中,有一间破旧的老房子,这就是孟玉兰的家。孟玉兰,一位农家女子,十六年如一日,悉心照料受伤瘫痪的丈夫,用柔弱的肩膀支撑起一个温馨的家,她的事迹在郎溪县幸福乡被传为佳话。

  孟玉兰在家中干活

  孟玉兰和丈夫(周义祥)合影

  记者打量着她的家:房子很旧,房顶的瓦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时流行用的那种灰色的瓦,外墙上很多地方的水泥已经斑驳脱落了,外墙也已经不是水泥的灰色而是绿色,这种绿色是因为墙体上常年长满青苔所致。走进房间,首先看见的就是堂屋墙上的一个很大的裂缝,裂缝从墙顶一直延续到大门的门栏上方,裂缝大的可以看见外面的阳光,坐在孟玉兰的家中,可以听见风吹过屋顶的呼呼声,房内墙上的白色涂料也在不断地往下落。

  记者来到的时候,孟玉兰刚刚为丈夫收拾好起床,她将丈夫抱到轮椅上,从房间里面推出来晒太阳。听明记者的来意,孟玉兰和她的丈夫的眼圈慢慢地有点红,他们一点点打开了话匣子。

  横祸:彼此相濡以沫的开始

  1991年,年满25岁的孟玉兰经人介绍,与幸福乡横闸村宗家墩男青年周义祥自愿结为伉俪。婚后,小两口情深意笃,相敬如宾,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谁料,一场意外的横祸突然飞来。1993年4月,有一手好手艺活的周义祥去镇江打工,在一次建房施工中,不幸被吊车砸在脑门摔成重伤,在病榻上昏迷15天而不省人事。

  虽经医院全力抢救,周义祥保住了性命,但下半身却终身瘫痪,双手也变成残疾,除了手腕能活动以外,手指根本就没有知觉。从此周义祥的生活全依靠孟玉兰,此时,他们的儿子刚满周岁。

  还在镇江医院照顾周义祥的时候,就有人对孟玉兰说“小孟啊,你还年轻,带着孩子赶快走吧,不然你会苦一辈子的。”从昏迷中醒来的周义祥看着劳累的妻子,他也这样说,“我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突然成了一个废人,连最基本的上厕所都还需要你照顾,我还是死了算了,那样你也轻松了。”周义祥想着自己的现状,有好多次都想一死了之,可是都被孟玉兰劝了回来,“我是你的妻子,我不会走的。”就是这么一句朴实的话,表达了孟玉兰的决心,至此以后的十几年间,孟玉兰用自己的一点一滴诠释了妻子这两个字。

  丈夫出院后,她每天早晨给丈夫穿衣,扶丈夫坐上轮椅,一日三餐端水送饭,背丈夫解大小便。晚上,帮丈夫脱衣、脱鞋,上床休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为防止丈夫久坐或久卧滋生褥疮,孟玉兰每隔两三个小时都要帮丈夫挪挪身子,繁重的家务和10亩田的沉重农活她独自承担。

  周义祥受伤后大小便完全失控,尤其是冬天,天冷了,人困了觉也特别好睡,丈夫的大便又正赶上下半夜,等他叫醒妻子,有时大便就到了床上。这样的糟糕事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孟玉兰从不生气,总是默默地清理着一切。

  春去冬来、寒来暑往,孟玉兰始终坚定地生活着。冬天怕丈夫冻着,她特意从集市上买回取暖袋放在丈夫胸口,一有空,她就把丈夫的轮椅推到户外,让他好好享受一下阳光;夏天,她又特意在丈夫床头安装了一个壁扇,她还时常用鹅毛扇替丈夫驱赶蚊虫……

  孟玉兰的娘家就在东夏镇沿湖村,与她自己的家仅一河之隔。然而,孟玉兰却从不轻易过娘家,更别说在娘家住上一宿了,因为丈夫的生活牵着她的心啊!

  常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谁不想逢年过节时,兄弟姐妹们在一起好好团聚,尽情开心呢?但自从丈夫瘫痪后,这一切都成为孟玉兰的奢望。记得有一次,她娘家的一个侄女因病在南京治愈归来,按照习俗,孟玉兰该去探视。侄女家住宣州区昝村,这边刚安顿好丈夫,来到侄女家中才几分钟,公婆就打来电话催她回家,因公婆年事已高,无法照料好丈夫。此时,丈夫已将大、小便弄脏了一身。接到电话要求回家的孟玉兰只有安慰哥、嫂,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匆匆往回赶。

  艰难:一双手,如何撑起这个家

  丈夫周义祥出事之后,建筑公司除了赔付了所有的医药费,还给了5万块钱,至此这件事算是一次性的了断了。五万块在当时而言,虽不算少,但却根本没有办法让一个家庭撑过十几年的时光。

  周义祥自出事以后身体状况特别差,除了半身瘫痪外,他还患上了风湿病,随着年纪的增长,风湿病也越来越严重,医治风湿病成了家里的一笔大开销。

  作为家庭顶梁柱的孟玉兰,她的身体也在十几年的操劳中每况愈下,常年在三九严冬在凉水中洗衣、洗被使她落下了内风湿性关节炎。几年前,县里组织妇科医生下乡为农村妇女检查身体,孟玉兰又被查出了患有乳腺增生。前年8月的一天,乳腺疼痛实在难忍,她不得不到县医院检查,医生告知她要做手术,至少需要5000元,孟玉兰哪敢想呀,她悄悄地离开医院,来到药店买了几十块钱的西药回家了。至今她的病还时常发作。

  因为家中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孟玉兰能省则省,她家的院子里还堆着一堆堆的柴禾,这些都是她平日里砍的。同时,她想着一切能挣钱的方法,除了种田,她还在家养鸡喂鸭,房子后面还开垦了一小块地,专门种些小菜,这些都是为了拿到附近的镇上去卖钱的。用挣来的钱买油盐酱醋,偶尔还可以给丈夫补充一下营养。平日里,孟玉兰看见什么地方有矿泉水瓶和废纸盒,她都会捡起来,因为这些都可以卖了补贴家用。

  “去年的时候,我弟妹给我说,给他们厂子里织手套织帽子可以挣些钱,我也给他们做过。”孟玉兰一边刷着锅,一边给记者说:“可是我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容易错,看久了还流眼泪。织了一阵子就不敢织了,要是我这眼睛再坏了,我这家还靠谁去。”孟玉兰一边说,一边又流下了眼泪。

  堂屋里的丈夫听见她说这话,对记者说:“她的手已经织坏了,你看她的小手指,就为了织帽子,勾线都勾得变形了。”听着这话,记者仔细一看,孟玉兰的小手指真的是严重扭曲了。

  希望:孩子,是未来的希望

  有一句话说得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孟玉兰的儿子周健一天天长大了,他自幼聪明好学、生活节俭,成为父母的骄傲,家庭的一切儿子默记在心,想着早一天走出困境,帮助妈妈。

  2009年中考,儿子以730分的成绩达到了郎溪中学的录取分数线,欣喜之余,一个难题困扰着他:每年上万元的学费和生活费哪里来?那天,他对父母说:“我不想上郎中了,听说今年民办的励志中学像我这样的分数可以部分减免学费和生活费,我已咨询过了。”

  孟玉兰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孩子,可是她也知道儿子是家里未来的希望,是自己的希望。

  “他长这么大,没找我们要过一次钱,没给我们说一次关于学习之外的东西,这么大的孩子谁都有些面子,他不说,可是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啊!”孟玉兰又一次落下了眼泪,这个贴心的儿子,让孟玉兰心疼,更对未来生活充满了希望,“等他长大毕业工作了,就好了。”可是,一想到儿子上高中,上大学那一笔笔不菲的开支,孟玉兰的眼圈又有些红了。

  不过,对于儿子,孟玉兰和丈夫又无不充满了骄傲,儿子懂事有孝心,长大了,不会让他们操心。孟玉兰的丈夫无不感慨地说:“政府能帮助我们的也都帮了,我们觉得,以后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希望我能慢慢好一点,至少在儿子上大学之前能好一点,哪怕能自己穿衣服也好啊!”

  也正是这种不放弃的精神和想法,让孟玉兰一家坚持努力地生活下去。十六年弹指一挥间,在孟玉兰无微不至的关心护理下,周义祥这个昔日失去生活信心、自觉举步维艰的人,重新鼓足了生的勇气。如今,这一家三口的日子虽然过得平淡清苦却温馨幸福,孟玉兰和丈夫纯洁高尚的爱情也因此变得如玉似兰。

  微评:十六年的悉心照顾,十六年的相守相知,有多少日子就有多少道沟坎。命运百般挤兑,你总咬紧牙关,让那个昔日失去生活信心、自觉举步维艰的人,依旧鼓足重生的勇气。三口之家虽然清苦,但这间破旧的老房子,有了你肩膀的支撑,却是冬天里最温暖的港湾。

助人为乐
见义勇为
诚实守信
敬业奉献
孝老爱亲
中安在线 精彩呈现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五分彩app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百小姐一肖中特今晚期 排列7开奖结果34 大乐透书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江西多乐彩乐彩网 海南特区彩票论坛 安徽11选5彩经网 金牌单双中特